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威尼斯人投注

威尼斯人投注:农商行年末清收压力山大 管理层亲上阵

时间:2018/11/30 19:15:39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3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近日,郴州农商行董事长亲自清收一事轰动了资产保全界。此前报道称,面对老赖,该行董事长亲自到清收现场,提起被子往地上一放,就开始了谈判。对于老赖提出的困难和顾虑,该行董事长一一给出了解决方案,2个半小时后,借款人心理防线崩溃,签订还款计划,同意在下个月末变卖房产偿还本金。  郴...
  近日,郴州农商行董事长亲自清收一事轰动了资产保全界。此前报道称,面对老赖,该行董事长亲自到清收现场,提起被子往地上一放,就开始了谈判。对于老赖提出的困难和顾虑,该行董事长一一给出了解决方案,2个半小时后,借款人心理防线崩溃,签订还款计划,同意在下个月末变卖房产偿还本金。

  郴州农商行的不良清收并非个案,在银行资产质量整体趋稳的背景下,农商行依然面临较大不良压力,诸如各地农商行的“清收风暴”此起彼伏。业内人士认为,农商行不良压力与经济环境及银行自身经营都有关系。在支持民企发展的呼声下,银行亦要注意风险防控,保证帮扶民企的可持续性。

  郴州农商行掀起“清收风暴”

  11月19日,郴州农商行举行不良贷款清收风暴大会战出征誓师仪式,140余名员工身穿印有“诚信”字样的“黄马甲”齐聚总行营业部,开始了第二期不良贷款清收风暴的序幕。这是郴州农商行在该行公众号中描述的场景。然而,截至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发稿,该行已经删掉了描写该行清收的大部分文章,包括上述讲述该行董事长亲自参与清收的报道。

  记者翻看该行官网及公众号内容,发现该行将清收不良资产作为今年的重要工作。该行成立以董事长为组长,行长、监事长为副组长,其他班子成员和部室负责人为成员的“压不良、控风险”工作推进领导小组,明确了攻大户、清小户、防新增的双压工作思路,确保清收措施有效、处置成果稳定。截至5月末,郴州农商行账面不良余额较4月下降5404万元,不良率比2018年初下降2.92个百分点。

  从10月开始,郴州农商行掀起了第一轮的“清收风暴”。清收工作开展3天后,10月18日,郴州农商行全行现金清收本金837.55万元,清收利息72.46万元,本息合计清收910.01万元,已完成“清收风暴”整体目标。10月20日,该行在不良贷款“清收风暴”活动总结表彰大会上通报,经过5天外拓清收,共计清收不良贷款本息498笔1422.26万元。其中收回表内不良贷款本金975.56万元,利息98.74万元;收回表外不良贷款本金316.73万元,利息31.24万元;盘活不良690.2万元,下发催收通知书183份、还款计划书167份、粘贴催收公告192份、走访客户314户。

  关于郴州农商行清收一事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联系了该行办公室,相关人员表示,对于不良资产的处置,该行做了一些工作,但现在还不适合向外透露。

  农商行整体不良率超过4%

  接近年关,记者注意到,加紧清收的农商行并不在少数。如寿光农商行要求客户经理规范贷款和欠息催收流程,使催收工作全面完整、催收记录资料真实有效。对于电话催收后仍拒绝还款的客户,做好上门催收工作,及时送达催收通知书及欠款欠息明细,督促客户尽快归还;荔波农商行坚持每天在村组金融微信群中提示,若不及时归还所欠本息造成征信逾期,将在过年时不能购买飞机票、火车票、大巴票以及高铁票等回家,以此优化信用环境,给予不良户心理防线沉重打击。

  农商行逐渐加大的清收力度背后是银行的资产质量压力。银保监会发布的2018年三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,截至三季度末,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5534亿元,不良率为4.23%,虽较二季度的4.29%有所下降,但仍处于高位。同时,农商行拨备覆盖率由2017年末的164.31%降至今年三季度末的125.60%。

  记者粗略统计发现,今年以来,已经超过10家农商行遭遇信用评级下调或评级展望调为负面的窘境。其中,资产质量下降成为多家银行评级被下调的关键原因。

  11月19日,中诚信发布评级报告称,截至今年9月末,铜陵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达18.79亿元,不良贷款率大幅增加至15.17%,分别较2017年末增加617.18%以及12.7个百分点。中诚信决定将铜陵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等级由A+调整至A,并将该行2笔债项信用等级由A调整为A-。

//s3.pfp.sina.net/ea/ad/15/14/c39549116b1e035a2c61b48ad37a96cb.jpg
  除此之外,贵阳农商行、山东邹平农商行、山东寿光农商行、河南修武农商行等,也都被下调了评级。其中,贵阳农商行不良率由2016年末的4.13%猛增至去年末的19.54%;邹平农商行不良率由2016年末的2.43%增至去年末的9.28%;寿光农商行2018年以来资产质量继续下滑,2018年6月末,该行不良贷款率已经高达8.37%。

  “今年以来农商行不良压力加大,与市场环境、区域经济环境有一定关系,且监管统计口径调整,也让农商行风险更充分暴露。”某农商行信贷部人士告诉记者,在公司治理方面,与大中型银行相比,农商行也有一定差距,存在风险防控机制缺陷、人才匮乏等不足。

  “在如今鼓励银行进一步帮扶民营企业的背景下,银行更要在保证风控的前提下开展业务,农商行亦是如此。”某股份制银行管理层告诉记者,除了信贷政策、风险限额、风险预警、客户评级、客户准入、尽职调查、风险缓释、风险定价、贷后管理等全过程风险管理之外,要充分发挥金融科技对风险控制的关键性作用,这也需要农商行提升自身经营管理能力。

相关评论
本类推荐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威尼斯人线上娱乐) 闽ICP备12010380号